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定场诗 > 满腹经纶完整版台词

http://zealotries.com/dcs/157.html

满腹经纶完整版台词

时间:2019-08-12 06:46  来源:未知  阅读次数: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

  满腹经纶完整版台词_查询拜访/演讲_表格/模板_适用文档。满腹经纶完整版台词

  苗阜:说实话我这个心中很是的上下 王声:对 苗阜:作为一名 王声:等一下 等一次 苗教员 苗阜:怎样了 王声:您表情很是的 苗阜:上下不安 王声:您是不是想说七上八下 苗阜:啊 对对对 您见谅 王声:忐忑 苗阜:一上来就丢这个丑,我这个文化造旨其实.. 王声:造诣!文化造诣, 苗阜:好好好 王声:您能用这种词用这种词,不克不及用这种词,最好说大白话 苗阜:对对对。这点来说我跟我身边这位王声教员,说实话是比不了的 王声:不敢不敢 苗阜:王声教员人家是正派的大学结业生 王声:我还正派的 苗阜:你不像我,小学三年级当前我就函授了,我这个.. 王声:谁给你寄那教材去 苗阜:这不是自谦说的吗? 王声:你不要这么措辞 苗阜:王声教员结业于陕西吃饭大学,在陕西吃饭大学这几年... 王声:我又改脓包了? 苗阜:不是,您那学校是... 王声:陕西师范大学 苗阜:对对对,陕西师范大学,昔时文学院的高材生 王声:不敢 苗阜:学的进口挖掘机补缀,这几多年了呀这是 王声:您会聊天不会呀 苗阜:怎样了 王声:哼,怎样了。陕西师范大学文学院,我学进口挖掘机补缀,我怎样不上蓝翔技校呢? 苗阜:我..我没有上过大学 王声:那您问呐 苗阜:您多恕罪,多赎罪 王声:还恕罪我 苗阜:我没有上过大学的履历,可是我传闻王教员,昔时可是文学院四大才子 王声:没我 苗阜:他行九 王声:我行九 苗阜:其时就是一打听都晓得这事儿 王声:别 别 别四大才子了 苗阜:啊? 王声:我连八大金刚都不是 苗阜:怎样八大金刚都不是? 王声:我是个老九啊 苗阜:您不是按三五七九这么排的吗?老迈就是老三,老二就是老五,老三 老七 你 老九 王声:文学院排序排出等差数列来了? 苗阜:这申明您文武双全啊 王声:没传闻过 苗阜:我此刻说实话,得弥补本人的精神,由于人家是满腹经纶,我们又是一对同伴,这说 欠好说实话,我这心里也是那么的上 忐忑。得跟人家搭到一路来,我比来也起头看书了 王声:哦? 苗阜:此刻能够说我是,达到了手不释卷的境界 王声:你又饿了是怎样着了?要拿一卷子吃着 王声:手不释卷 苗阜:手不释卷,各类中外名著,好家伙天天拿着看, 王声:都看吗? 苗阜:昂,什么《名侦探柯南》 、 《海贼王》 、 王声:切 苗阜:天天拿到手里看 王声:你加一本《七龙珠》 ,加一本《圣斗士》 ,这叫四大名著晓得吗? 苗阜:怎样回事呀 王声:哪儿有看漫画的这个 苗阜:我是想养成我看书的习惯,先用漫画把我给勾引住 王声:培育住 苗阜:培育住 王声:书不克不及勾引你 苗阜:四大名著咱不是也看吗? 王声:哦? 苗阜:适才你说阿谁,咱也得好都雅 王声:是吗? 苗阜:由于我们这个,说实线 后嘛 王声:谁?您适才说了一个春秋档次 苗阜:我?80 后啊 王声:您这是算是做旧吗这个算 苗阜:我这是焦急了一点你晓得吗? 王声:长成如许还 80 后呢 苗阜:小时候看那四大名著,改编的电视剧 王声:这个倒有 苗阜:特别是《西纪行》 ,一到寒暑假打开电视就看这个 王声:多 苗阜: 《西纪行》 孙悟空 王声:是是是 苗阜:登登登...猴上去了,登登登...猴上去了,登登登... 王声:您让猴儿歇会,好吗? 苗阜:印象深刻 王声:蹦三回了都 苗阜:我就喜好看这个,到此刻主题曲,那是回忆犹新呐 王声:张嘴就唱 苗阜:鸳鸯双栖蝶双飞 满园春色惹人醉, 悄然问圣僧,女儿美不美。女儿美不美。御弟哥哥、御弟哥哥 御弟哥哥给老娘乐一个 王声:哎 苗阜:干吗了就不睬我了 王声:这是西纪行主题曲? 苗阜:昂 王声:我都替你臊得慌晓得吗我都 苗阜:怎样着了 王声:你看了 25 集的女儿国 苗阜:可能这一集这个印象比力深刻吧 王声:主题曲你牵着马我挑着担 苗阜:哦~想起来了,想起来了,还有很多多少呢 王声:还有? 苗阜:好比说,水壶传。 水壶传我也爱看 王声:水壶传您都看过呀 苗阜:一百零八个洪流壶嘛 王声:哎哟,这得多大一个汽锅房啊 苗阜:人都是豪杰豪杰,什么汽锅房 王声:豪杰豪杰有叫水壶的吗? 苗阜:有那本书啊 王声: 《水浒》 苗阜:水浒 王声:梁山伯 苗阜:和祝英台嘛 王声:这我晓得 苗阜:你也说聊斋,我也... 王声:行行行,梁山伯跟祝英是另一个故事 苗阜:你适才说的梁山 王声:水泊梁山 苗阜:宋江有吧 王声:对对对 苗阜:扈三娘 王声:有 苗阜:化蝶了嘛 王声:哎呀 苗阜:这我看过这个,你也说聊斋 王声:别说聊斋了 苗阜:怎样得了 王声:化蝶得有祝英台 苗阜:那到底有没有 王声:我也不晓得有没有了 苗阜:我这可能看得少 王声:宋江跟扈三娘不化蝶 苗阜:归正就一百零八将 王声:对对对 苗阜:一百零八将 后来我不看了 王声:不看了? 苗阜:老打斗 王声:嘿 苗阜:老打斗有什么意义呢 王声:您看的哪不打斗的呀 苗阜:您好比说看阿谁斗智斗勇的 王声:什么呀 苗阜:三国 王声:这是 苗阜: 《三国演义》典范 魏蜀吴多好 看这个 特别是我看军师 王声:谋士 苗阜:谋士人家斗智斗勇啊 王声:对 苗阜:特别里边那几个谋士 王声:哪几个? 苗阜:我最喜好那三个 王声:三位呀 苗阜:诸葛亮 头一个。孔明 卧龙我最喜好 都出格伶俐。草船借箭、三打祝家庄、四探无底洞 王声:三打祝家庄?把祝英台救出来化蝶去了是吧 这是 苗阜:怎样又化蝶了 王声:这都是什么回目您背这都是?我再告诉您一遍 苗阜:斗智.. 王声:您记住,这三没法在一块斗智斗勇 苗阜:为什么呐 王声:这三共是一小我 苗阜:他不斗吗? 王声:没法斗,一小我怎样斗 苗阜:我认为人生最大的仇敌就是本人,管得着吗? 王声:您不消看书了,您都悟透了您都 苗阜:再说了,以我这个抽象,我这个气质,我能看那些老打打杀杀的事儿吗? 王声:您得看点考古材料是吧这是,好把本人刨出来 苗阜:我最爱看的是才子佳人的工具 王声:哎哟黑,你别恶心着我 苗阜:我给你举个简单的例子 王声:就你这容貌还才子佳人呢 苗阜:我最喜好看的 王声:什么书 苗阜: 《金陵十二钗》 王声:对 苗阜: 《金陵十二钗》也叫《红楼梦》 王声:说不出旁的来 苗阜:太好了,看这《红楼梦》 王声:哎 苗阜:里面那曹雪芹多好 王声:这是作者,不在书里头,你就看一扉页是吧,曹雪芹,书合上了 苗阜:我哪就光看个扉页 王声:什么玩意呀这 苗阜:曹雪芹我喜好这小我呐 王声:嗯 苗阜:作者,好家伙,本来年轻的时候,家里出格的富有 王声:是 苗阜:后来家境中落 王声:诶? 苗阜:晚年只能靠卖书,卖雪里红 芹菜勉强过活 王声:等等... 苗阜:后来传播泥人张,雪琴曹... 王声:卖雪里红 芹菜?您是从哪看出来的 苗阜:雪琴曹嘛,雪里红 芹菜。他得糊口嘛,晓得吧 王声:叫曹雪芹就归了小商贩了是吧 这就 苗阜:我这么揣摩着 王声:您没看过这书,压根儿就没看 苗阜:我怎样没看过 王声:您这记不清晰 苗阜:里面有一阙词我还记得清清晰楚 王声:一阙词? 苗阜: 《枉凝眉》有没有 王声:这您适才提过,电视剧改编主题曲用它 苗阜:对 王声:对了 苗阜:谱上曲多好听 王声:嗯 苗阜:并且唱之前还有四句定场诗 王声:那叫定场诗吗那叫 急速念四句诗 苗阜:出格好听 王声:嗯 苗阜:朗诵腔念出来 王声:朗诵腔? 苗阜:感受出格好 王声:您能念念吗? 苗阜:那啥那啥啥 那啥那啥啥 那啥那啥啥 那啥那啥啥 王声:好 苗阜:惭愧 惭愧 惭愧 王声:您这个诗一应俱全啊 苗阜:啊 王声:充满了想象力 苗阜:想啥有啥 王声:您 您 您到底 我 您小时看 苗阜:我次要让你看这个朗诵腔 王声:光有腔没有字是吧这个 苗阜:咱次要讲不是《枉凝眉》吗 王声: 《枉凝眉》有字吗 苗阜: 有字啊 唱出来好听极了 一个是阆苑仙葩 (王声: 可算对了一会) 一个是美玉无瑕 (写 的多美)一个挑着担 还有一个牵着马 王声:去去去 苗阜:不是 你老推我干什么你这人 王声:我其实忍耐不了了 苗阜:怎样了 王声:这是《枉凝眉》头里宝玉黛玉 后头八戒沙僧 苗阜:就不克不及跟两书童吗 王声:没有这词啊压根就 苗阜:不是你刚告诉我牵着马挑着担吗 王声:不 你又想起来了是吧 苗阜:我不是比来方才看这些书吗 王声:这书还刚看 苗阜:越是熟悉的可能越看的不细心 王声:哎呦 苗阜:淹死的都是会水的 王声:您净说这《论语》上的话了您看看 苗阜:我比来不是在看一些其他的不太熟悉的书 王声:看什么书 苗阜:您就好比《山海经》你传闻过吗 你传闻过《山海经》吗 人之初 性本善 习附近 王声:这叫《山海经》这叫《三字经》 苗阜:啥字经 王声: 《三字经》晓得吗 还《山海经》 苗阜:不是神话故事吗 王声: 对 这句对了 您刚四大名著看的都这个好家伙囫囵吞枣 记不清晰呢 山海经 (怎样了) 先秦的古典 文字佶屈聱牙 这您能来了 苗阜:你适才说的啥 王声:适才是个幻觉 苗阜: 我是次要看故事你晓得吗 次要看 我给你说几个故事你就大白了 您就看我看过没看 过 《精卫填海》 王声:呦 苗阜:有没有 王声: 《大荒西经》里头所载 苗阜:我不晓得它哪的 我就看过这个 王声:看过这故事 苗阜: 《精卫填海》 王声:就算他看过 苗阜:为什么填海 王声:为什么 苗阜:大汉奸 好家伙 投靠日本人 着着抓住就间接就摁下去 你晓得吗 王声:精卫填海是把汪精卫填还里头了 苗阜:活活摁下去晓得吗 填了海了 这个你没看过吗 王声:我其实没法子了 我告诉您 《精卫填海》 不是我好为人师 精卫不是汪精卫 是太阳 神炎帝的女儿 小名叫女娃 苗阜:补天的 我晓得 王声:那可能是长大之后的事 小时候小名叫女娃 这一日驾小舟过大海 翻覆于波澜之内 精魂不灭 化作水鸟名曰精卫 衔石子填大海欲报此仇 这叫《精卫填海》 苗阜:哎呀 王声:大白了吗 苗阜:到底您这个学问满腹经纶啊 王声:不敢不敢 苗阜:我就大白了 炎帝的女儿叫精卫(对了)有一天没事道大海上荡舟 划着划着一个波澜 过来 精卫一看 哎呀 风太大了 怎样了 王声:这里头哪有一个宝鸡人呢 苗阜:炎帝不是宝鸡人吗 炎帝陵此刻还在宝鸡呢 王声:您这么说粉碎神话的美感 苗阜:咱这尊重汗青史实 王声:您这个没记清晰 苗阜:归正就这事 此外我记得清晰 王声:还有什么啊 苗阜:寡妇追日总有吧 寡妇追日是怎样回事呢 王声:这个故事我还真晓得 苗阜:哎呦 那您说说 王声: 汪精卫死了之后 他媳妇陈碧君变成了寡妇了 没有法子糊口了 追到日本去了 寡妇追 日 苗阜:说的好 总结的太到位了 哎呀 王教员 您这个总结出来 就跟我总结出来纷歧样 王声: 您如许 您把您那地包天的下嘴唇拉出来 把脸遮上 顺着这道往出跑 能有多远跑多远 好吗 苗阜:怎样了 王声:我丢不起着认 苗阜:什么叫丢这人呢 王声:有寡妇追日吗 这故事叫《夸父追日》也叫《夸父追日》 苗阜: 《夸父追日》 王声:这认也是一个部落首领 苗阜:追逐太阳 王声:对了 苗阜:每天追逐追不上 哎呀 太阳跑的太快了 怎样了 王声:不是每一个部落首领都是宝鸡人 苗阜:炎黄子孙嘛 要不给你换个黄陵话 王声:您最好说一个 您记得很是清晰的故事 苗阜:我记取清晰 王声:恩 柯南里头的也行 苗阜:哪托闹海 有问题没有 哪托闹海 王声:哪托都能闹海 只需您在海边脱 苗阜:哪托三太子 王声:哎呦 您问谁呢 苗阜:陈塘关李靖有三儿子 金托 木托和哪托 王声:是 苗阜:哪托三太子啊 有印象吧 王声:哎呀 要么说您这个脑子呀欠好 苗阜:怎样了 王声:着三人名字您没记全 老迈金托 老二木托 老三叫皮托 苗阜:我有 我有 王声:你有什么你有 金吒木吒哪吒 苗阜:哪嘛 哪 where 王声:您适才还讲了一个英文是吧还 苗阜:就这字嘛 哪嘛 where 王声:去过庙里头没有 苗阜:去过呀 王声:墙上写的南无额弥陀佛 念出来 南无阿弥陀佛 苗阜:为什么呢 王声:梵文呐 苗阜:不都简化了吗 王声:繁体的繁啊 苗阜:你说的繁 王声:印度翻译过来的 梵文 苗阜:那他这名字该当叫 王声:哪吒 苗阜:哪吒 《哪吒闹海》 饿哦最喜好看这故事 热闹 好家伙 有一天 把本人弄的出格的脏 王声:哪吒 苗阜:一身的渍泥 小孩嘛 四处玩去 一看这怎样脏了 怎样办 洗澡 门口就是海 王声:渤海湾 是 苗阜:呲啦一下 肚兜就拽下来了 王声:这都长身上了是吧这都 苗阜:粘住了嘛 噗嚓就跳海里了 王声:你看用着象声词 苗阜:噗嚓就跳海里游啊 边游边搓这渍泥 他得弄清洁啊 可儿家这龙宫里也有三太子 王声:龙王三太子 苗阜:龙王三太子烩饼 王声:敖丙 苗阜: 敖丙正在那吃烩饼呢 正吃的欢快 好家伙飘飘然飘下来了 渍泥就漂下来了 这三太子 一看龙须之上挂满了渍泥 王声:我天爷 苗阜:其时就急了 把这碗撂下来 这是干什么呢 这是干什么呢 好好的怎样这么多渍泥呢 王声:三太子以前送过快递 苗阜:这仍是改回来了是怎样着了 王声:这都是什么口音啊 这都是 苗阜:这不是离海近吗 王声:离海近 就得唐山人 苗阜:离海近 夜叉 王声:还有夜叉 苗阜:上去弄死他 王声:好文化 苗阜:这夜叉就起头了 拿着这叉子 带着他的小伙伴 蛏子精 海瓜子精 海带精 这都上去 了 王声:海带怎样成的精 苗阜:你想象嘛 你想象 柔嫩的妖精 王声:好好 苗阜:这就上去了 到海面之上 一看哪吒正在那洗着呢 你弄啥了 你在那弄啥呢 好好个水 怎样了 王声:一个唐山三太子 带一个河南夜叉 一个送快递的带一个卖烩面的 苗阜:你不是 王声:这都归城管管事吗 这一块都 苗阜:我是为了区别人物 王声:这里哪有人物 苗阜:哎呀 风太大了 谁 王声:精卫 苗阜:干什么呢 王声:三太子 苗阜:你弄啥呢 王声:夜叉 苗阜:看 分的多清晰 区别人物嘛 王声: 我就不应当搭这茬我 苗阜:你得大白这事理 王声:干嘛呀 苗阜:好家伙 哪吒也不是善茬啊 王声:对呀 苗阜:这就打起来了 王声:灵珠子嘛 苗阜:哪吒拿他阿谁呼啦圈 长手绢 打将起来 王声:哪吒还练过艺术体操 苗阜:这哪儿有艺术体操什么事啊 王声:长手绢是哪来的 苗阜:他又两样兵刃 王声:混天绫 乾坤圈 苗阜:混天圈 乾坤绫 王声:反了 苗阜:一个圈一个绫 王声:对对对 苗阜:打将起来 你来吧 打将起来吧 王声:这仍是呼啦圈啊 苗阜:我不晓得这兵刃怎样利用 王声:宝贝击在了半空 苗阜:击在了半空这就打起来了 越打越厉害 这个波浪一会就起来了 王声:江洋翻覆 苗阜:就在这个时候 精卫刚好划个划子 哎呀 风波 王声:出去 苗阜:怎样了 王声:精卫这会过来干嘛呀 苗阜:浪来了 浪来了 王声:她冲浪来了 是怎样着了这是 苗阜:我刚揣摩仿佛有这事呀 王声:没有 没有 这会没有精卫 苗阜: 没有精卫 归正海水越涨越高 越涨越高 纷歧会就把金山寺给淹了 法海正在那念经呢 做啥子 老子惹哪个了 王声:没传闻过

  满腹经纶 完整版台词

  满腹经纶相声台词完整版

  满腹经纶相声台词

  东京审讯台词(中英对照完...

  掌管人台词、掌管人开场...

  婚礼台词(完整版)

  满腹经纶相声台词王声苗...

  满腹经纶 完整版台词

  满腹经纶相声台词

  满腹经纶试题